不能說的秘密 感謝祂讓我當媽媽 
31歲正值青春年華罹患罕見之卵巢癌,手術後兩年復發,再度接受化療,發生率極低的「卵巢癌」竟讓年輕的她碰上了,取卵前幾天「痛失親人」,接二連三的「狀況」…
  
更新時間:2010-03-02
by Stork Lai 她,才新婚半年就來登記,條件很簡單:「身高155公分、大專學歷、雙眼皮」,被死神退回人間的她很懂感恩惜福,只希望能盡快「當媽媽」,好對自己、老公與公婆有個交代,也許太多不幸的事壓在心頭,夫妻倆總是沈默寡言不苟言笑,但閃亮的眼神依然流露著堅定而濃烈的希望與熱情,好似在祈求老天爺給她一張「」牌。

半年的等待很快過去了,在即將實現「當媽媽」的心願時,年邁的公公等不及「當爺爺」,就在取卵前過世,人生無常,歡喜迎接新生命的同時,死神再度降臨並奪走親人,「死亡」與「新生」總是輪迴交替著上演,矛盾的心情五味雜陳,取卵當天適逢公公出殯,先生無法前來取精,他希望能延後一天取卵。

生老病死人生大事,為了讓他安心送親人最後一程,無論如何都要將取卵日延後,還好年輕捐卵者彈性空間大,刻意延長一天取卵對結果影響不大,當天順利取到二十顆卵子,一路培養下來胚胎碎片比較多,第五天只有兩顆早期囊胚可植入,也許這兩顆就是命中注定來投胎的,放榜當天幸孕數字高達5699,這數字有可能是雙胞胎,一關過了又是一關,等待胎心跳期間她得了水痘。

今天,擔心水痘後遺症的她已經懷孕十一週,特地來討論是否可以不做羊膜穿刺?理由是「怕痛」與擔心「風險」,我趁機再次提醒她懷雙胞胎的風險,希望個子嬌小的她三思,在還來得及的時候做「減胎」,夫妻倆笑著回答:「兩個都要留」。確定無法說服她之後,我反問她:如果兩個都是女生怎麼辦?先生笑而不答,她遲疑了一會兒說:這就不太好了...可能會再生一個兒子。

經歷生命中無數「大痛」的她,為了抽羊水的「小痛」煩惱,因此我決定花點時間與她們聊聊,我問了幾個問題:「肉體痛與心痛哪個比較痛?」。「萬一胎兒染色體異常怎麼辦?」,擔心羊膜穿刺的風險,難道不擔心胎兒染色體異常(如喜憨兒)?...最後,我告訴她羊膜穿刺的風險微乎其微,有經驗醫師做可能只有千分之一不到,而唐氏症(喜憨兒)的機率卻高於此數字,穿刺的痛不過數秒,胎兒正常與否卻是一輩子的痛,短線與長線風險熟重值得深思,我給她一個月時間再思考。



幾天來,我試著揣摩她的心情,31歲正值青春年華罹患罕見之卵巢癌,手術後兩年復發,再度接受化療,發生率極低的「卵巢癌」竟讓年輕的她碰上了,取卵前幾天「痛失親人」,在懷孕初期得了「水痘」,接二連三的「狀況」使她信心盡失,不幸的事遇多了會喪失勇氣與信心,此刻她最需要的是「信心」,把它找回來「怕痛」將不再是理由,她將更能承擔「風險」。

從黑暗幽谷走過來的她,求生意志極強,從未放棄「當媽媽」的念頭與努力,也許滿懷的熱情與希望被看見了,所以「祂」在轉角默默出手幫忙,兩顆看起來不怎麼樣的囊胚,兩個強而有力的胎心跳是最好的證明,還再努力的朋友,永遠不要放棄希望與熱情,要努力讓祂看見妳。

Stork Lai  2009/6/19

      賴醫師的分享
 
  1. 卵巢癌好發於50~60歲,發生率約萬分之一。她才31歲,尚未完成生育大事,來不及冷凍保存卵子,所以借卵是她「當媽媽」唯一的路,提醒不幸罹癌女性朋友,可以善用凍卵保存生育能力,目前凍卵成績已近成熟階段。
  2. 為了讓每個小孩都健康的來這世界,懷孕前我們提供胚胎基因診斷(PGD)與篩選(PGS)幫您把關,懷孕後提供精緻產檢,諸如脊髓性肌肉萎縮症基因篩檢染色體分析晶片式全基因定量分析(aCGH)、高層次超音波...等等。
  3. 羊膜穿刺術風險「極低」,流產風險約千分之一以下,痛的程度遠比抽血還不痛,值得大力推廣,藉此降低新生兒染色體異常之比率,目前送子鳥每年大約有兩百例個案。
  4. 每個人心中都有「秘密」,難孕有時也是一種秘密,多數人選擇面對、接受、與積極處理,但有些狀況是有苦難言的。
  5. 預約 e-stork 的卵子冷凍服務http://www.e-stork.com.tw/cryo_ovum.vm ,諮詢專線: 0975-728798

愛生育凍卵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