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依晨說:「做人很難的,又要工作又要戀愛,又要快樂做自己」一語道盡認真女人的心酸。「如果一直等待都等不到幸福該怎麼辦?」,認真的女人回答:「先把自己完備好」。言下之意就是為自己買一份「幸福險」,這樣就有更多時間找尋真命天子。

 

7.jpg

送子鳥生殖中心  院長 賴興華醫師

 暑假帶孩子到台東池上親子遊,初次拜訪「伯朗大道」與「金城武樹」,多數人忙著跟樹合照,我不經意發現地上寫著「I see you」,瞬間彷彿被電到後不覺莞爾一笑,剎那間好像看見什麼或著被什麼看見?至今還在回想當下究竟觸動了哪條敏感神經?

 

    最近刻意詢問兩位凍卵客戶:「為何想凍卵?」。三十五歲許小姐與身旁男友同時回答:「年底想到英國進修一年,目前還沒有生育計畫」。她倆都是IT領域佼佼者,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是公司重點培育的人才。另一位來自荷蘭三十六歲鄭小姐說:「目前還在念研究所,明年才畢業,雖有交往男友但尚未論及婚嫁,想凍卵已經好幾年了」。最後我為她們分別凍存了十五顆與十二顆熟卵,一位即將出國進修,一位是等待畢業,認真上進的兩個女人看見了什麼?

 

    她們的卵子庫存量都還很豐富,年紀也才剛越過高齡線,眼前尚無迫切的卵子危機卻選擇凍卵,只因比別人更早「看見幸福」。

 

    幸福如何被看見?九月即將上映與凍卵有關電影「我的蛋男情人」值得推薦,「做人很難的,又要工作又要戀愛,又要快樂做自己」一語道盡認真女人的心酸。「如果一直等待都等不到幸福該怎麼辦?」,認真的女人回答:「先把自己完備好」。言下之意就是為自己買一份「幸福險」,這樣就有更多時間找尋真命天子。很榮幸這部電影取卵實景在送子鳥生殖中心(總部)拍攝,依稀還記得臨時客串演出那一幕,麻醉前手握林依晨:「請放心!睡一下很快就好了」。

 

    2012頂尖的歐洲生育醫學期刊(Human Reproductive)發表了一份大數據研究,樣本數高達兩萬多個週期顯示三十七歲以下女性平均用二十二顆卵子就有機會帶個小孩回家,四十歲需要四十至五十顆卵,到了四十三歲暴增為一百二十幾顆,問題是這年紀女人要去哪找這麼多卵?我常問四十三歲Case:「妳可以接受借卵嗎?」,多數人的答案是「不能」,唯一的例外是已經做過許多次試管取卵後身心俱疲者會難過的「點頭」。

 

    慣用CP值分析的朋友不難算出,三十七歲凍存二十二顆卵只要取卵兩次,三年後卻需要四至五次,再過三年已經不是十二次可以搞定了,恐怕要二十次取卵才有機會帶個小孩回家,其中的費用與時間成本難以估算,萬一最後被迫走上借卵又是另一種懊惱。

 

    2009年送子鳥醫療事業體開始推凍卵時,當時來的都是年紀大到不該凍的,平均年齡高達四十幾歲,這兩年已降至三十五歲左右且都是很有 Sense(品味)的熟女,凍卵數也從每年數十顆到去年六百五十八顆,這代表的意義又是什麼?越來越多「認真有品味」的女人不想放棄幸福。

 

    也許妳會問:「凍存卵子將來用得到嗎?」,答案絕對是肯定的,因為高齡三十八歲以上求子朋友做人首選是試管嬰兒,假如三十五歲凍卵,三年後結婚想生直接解凍做人,排除精子因素想帶個小孩回家,目前在送子鳥大約只要十一顆卵子,換句話說,前面兩位認真上進的女人都能如願以償。

 

    「我的蛋男情人」是一部愛情喜劇片,探討「愛情究竟有沒有保存期限?」,答案當然是「Yes」,連愛情都難以戰勝時間的考驗,卵子有可能嗎?假如幸福一定要被期待與等待,如果「有期待才叫活著」,凍卵等幸福會是您的選項嗎?

 

    想想看!「安心快樂」與「慌張寂寞」兩個人,哪一個人比較容易「被幸福看見」?

 

 

 

 

 

 

  凍卵懶人包 

 

 

   3分鐘 快速了解凍卵 : 檢查 / 流程 / 費用

   線上預約專人諮詢

  凍卵諮詢專線: 0800-668-728

 

 

 

文章標籤

愛生育凍卵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